您当前的位置: 首 页 >> 传奇开服新闻中心 >> 正文

韩国少年被逼深山戒网瘾

作者:搜服1981 | 发表时间:2016-1-31 | 浏览次数:

  进入矫正中心的学生都说是父母要求自己来的。

  韩国网络非常发达,速度快,人们经常在地铁上拿着手机看电视直播。带来便捷的同时,也产生了一个副作用:越来越多的数码一族整天都泡在网络上,以致于都不知道怎样过正常的生活。韩国曾通过立法限制青少年迷恋网络游戏,同时也出现了一批矫正中心,通过各种方式让青少年“断网”,回归正常的生活。

  偏远学校

  距离最近镇子近10里

  调查显示,在韩国青少年中,有10%是网瘾患者。韩国国会曾通过限制青少年深夜上网打游戏的《青少年保护法》,子夜12点至早上6点之间对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网游强制断网,俗称“灰姑娘法”。进行网瘾矫正是另一个做法。

  韩国青少年网瘾矫正中心位于韩国中部相对偏远的地方,距离最近的镇子有3英里(约4.8公里)远。这里会向学员提供三到四周的课程,开展一些综合性活动,比如徒步旅行、攀岩、学吉他等。去年是该中心正式开放的第一年,大约有5000名青少年前来接受矫正培训。

  这些青少年都是被父母或者老师送过来的,来之前还进行了测试。测试标准包括,是否隐瞒或虚报上网时间、觉得上网比和家人在一起更有趣等。

  来到矫正中心的大部分青少年测试结果都属于“危险级”,上网到了痴迷的程度,经常翘课,线下不知道如何跟别人正常交流。许多人因此变得孤癖、孤单,同时,性格变得冲动有进攻性。

  痛苦适应

  没手机好像进了监狱

  尹永元今年18岁,是首尔北部抱川市的一名高中生。今年放寒假被父母送到了这里,原因是在上一个暑假里,他每天打游戏至少14小时。开学之后,每天花在打游戏或网络聊天上的时间也超过12小时。

  他说,到中心的第一天,就必须把所有私人物品上交,这让他十分绝望。“我心里想未来暗无天日了,就像进了监狱一样。”

  后来,尹永元不断地做恶梦。梦里他拿着手机玩游戏,屏幕上的内容极其清晰;可是当他满心恐惧地从恶梦中醒来时,才发现两手空空。

  到了中心第六天,一群男生画动物,代表家人。由于觉得家人给自己带来压力,他们纷纷把家人画成了蝎子、大猩猩或者蛇。

  另一个小组则在用棉花软糖搭城堡。“动动脑子,”老师宣金宋一边说,一边用自己的手提电脑播放欢快的流行音乐,这有点讽刺。有些人在认真地搭建,可是另一些人却在漫不经心地把棉花糖往嘴里塞。

  矫正中心用玩手工的方式让学员学会安静下来。

  中心播放纪录片,向学员展示压力对大脑可能造成的损伤。

  在看片时,一个学生感到心烦意乱。

  网瘾难戒

  有人徒步逃走找网吧

  完全断掉成瘾的东西是很难的,所以有人会偷偷地把手机带进来,不交给老师。在操场上能闻到一股浓浓的化妆品味,这是网瘾青少年不习惯体育运动的隐形证据:他们都涂抹了很多护肤品。尽管如此,有人宁愿暴走3英里从这里逃走,到镇上去找网吧。

  一名来自大邱的14岁中学生尹锡户说,“我妈妈让我来这里,却没给我任何奖励。”不过他也承认,自己可能需要帮助。“我也在想,手机玩得有点不大正常了,经常不间断地在手机上打游戏。到这里后,我太伤心了,心想没有手机可怎么活啊?”

  “辛酸”体验

  在这还能跟人说说话

  在教室的墙上,贴着他们刚进来时填写的答卷。在回答“向往的职业”时,大部分人都填了“程序员”。

  在回答“为何到这里来”时,虽然答案各不相同,但大致意思都是被逼或被骗来的。

  不管怎样,他们都在慢慢地适应没有手机的生活。课间休息时,会跑到操场上玩雪,或者在室内玩牌、下棋等。教室的架子上,摆放着哈利·波特的全套书籍,还有一些老式的漫画本等。

  在最后一天,他们还要接受网瘾测试。以后,也会接受学校老师的定期核查。矫正中心校长沈永库说,“矫正中心是新开的,暂时还没有毕业生再犯的数据。至少在这里,他们知道没有手机一样生活。”

  “比我想像的要好多了,”14岁的学员金顺民说,“在家里时,我就是打游戏,在这里,还能跟别人说说话。”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13本站只投放盛大游戏授权的开区信息网站备案登记号:鲁ICP备10023488号-1 All Rights Reserved.